• <cite id="16666"><s id="16666"></s></cite>
      1. <dd id="16666"></dd>
      2. 
        
        1. <address id="16666"><nav id="16666"></nav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cite id="16666"></cite>
              <dd id="16666"></dd>

              江海陽 | 十年簋街

              2023/11/9 17:41:14 作者:江海陽 來源:夜游神文旅
              摘要:歡迎關注,一起學習夜游策略和商業構成。十年前簋街的食客可以通宵達旦飲樂。一溜的紅燈籠掛在人行步道上,兩側的食坊流光溢彩,霓虹閃爍,這是一處不夜城。簋街的來歷大有由頭。想當年東直門城樓子還沒有拆除的時候,站在城堞后向北京城外眺望,只見密密麻麻布滿了大小高…

              640 (2).jpg

              歡迎關注,一起學習夜游策略和商業構成。

              十年前

              簋街的食客可以通宵達旦飲樂。一溜的紅燈籠掛在人行步道上,兩側的食坊流光溢彩,霓虹閃爍,這是一處不夜城。

              簋街的來歷大有由頭。想當年東直門城樓子還沒有拆除的時候,站在城堞后向北京城外眺望,只見密密麻麻布滿了大小高低不一的墳頭。東直門向來是老北京出殯埋人的必經之地,就像打仗要走德勝門一樣。

              東直門也是販夫走卒進出北京的主要交通要道,每日出殯的、賣貨的、探親掃墓的都要從東直門經過,于是就形成了早晚市生意。人們說,每天早上霧氣還沒消散,晨星還露迷蒙,街上餛飩、油條、豆腐腦、煎餅果子的手推車就出動了。離老遠看,那搖弋的油燈宛如鬼火。還有一種簋街來歷的說法——這東直門內大街街面上做什么生意都不興旺,唯有開飯館生意爆滿。而恰恰午間的食客最少,有些餐館索性停了午間的生意。但一到夜幕降臨,不知從哪里涌來了無數的人們就餐。于是大家就奇怪——莫非天黑以后東直門外那些餓壞了的小鬼都進了城?

              其實這略微分析就能得出結論,那些早上出城的買賣人、喪戶、行腳客,到了晚上回來,看見了城墻,聞到了菜香,饑腸轆轆哪個不愿就近大吃一場?長此以往,東直門內大街這個地方就形成了獨有的餐飲文化氛圍,這就是簋街的熱鬧來歷。東直門外以前葬人的地方,現如今成了偌大的使館區,以前是“鬼”住的,現在輪著“洋鬼子”來住,煞有意思,冥冥中似有天定。

              北京城餐飲業最集中的地區當屬這里。簋街是小名,原本很久前是做“鬼街”來稱呼,也許是有心人聽著不雅,不知哪位想到商周時期盛放食物的青銅器皿“簋”和“鬼”同音,還能體現這條街飲食文化的特色,遂改了去。又雅又準確,這是文創策劃的高手。

              沒有誰比我更了解簋街,并不是我天天混跡與這些酒肆之間,說實話,那陣子我很窮,不能在簋街天天饕餮。我只是在簋街的盡頭設計院上班,每天看著簋街日升月落,看著它不停生長緩慢變化而已。每天早晨浮蕩了一夜的喧囂停下來的時候,正是我背著包上班的時間。其實這里并沒有消停,菜販子用箱貨拉了成桶的鯰魚、小龍蝦、牛蛙、蝸牛、蔬菜、鮮肉……一車車送來。菜館忙著收貨、計量、結算,如此說來,簋街就沒有一刻安歇的時間。從北新橋地鐵出來往東走,那一路灑落的泔水流淌在馬路道板上,順著磚縫勾連,揮發的氣味著實令人感受不到清晨的美好。

              簋街的飯店一溜排走不到邊。用傳統民居改造而成的飯館低矮,因地制宜充分在利用空間。好像食客也不在乎就餐環境的簡陋以及如廁的不便。廁所是街道上的公共衛生間,散發著難以清除的氨氣。但直奔麻辣小龍蝦、爆炒蝸牛、怪味牛蛙的人們怎么會介意這些?雖然這些看著都別扭的食品偶爾披露出來存在讓人肌肉溶解的疾病,但需要知道口腹之欲才是人之大防。那妙齡少女坐在馬路邊大嚼著、吸啜著麻小的精髓時,一眾的食客俱為之陶醉。

              在簋街就餐停車位首先是第一問題,偏偏來的食客多數是有錢的閑人,一桌客人有一半是自駕來的,于是馬路邊和道沿上車輛密集成排,不容水泄。就餐需要排隊等候是第二大問題。一些名店在外面搭起了涼亭,置放了座椅以俟來者。而來的都是精力充沛耐力十足的閑人,磕著瓜子聊著天坐著漫長等待。尤其在凜冬,火熱的景象令寒冷也退卻幾分。

              簋街的敢吃在北京也是一景,山貨海鮮,龍肉馬鞭……食客們從四面八方趕來要的就是這種刺激。五色令人目盲,五味令人口爽,馳騁畋獵令人心發狂。簋街沒有正餐大菜,川菜的麻辣成為這里的主流。北方人喜歡重口味,南方人喜歡清淡,保留食物的本來營養和滋味才是上等飲食。喜歡刺激的北方人感情豪放,或許只有足夠麻辣才能一宿盡歡。

              初來北京的南方人總是覺得北京沒有夜生活。少了生猛海鮮的大排檔,晚上十一點鐘走在大街上已經滿街打烊。夜幕下的簋街是北京城的異類,這里永遠都不乏招搖的少女,夜半大聲嘶吼的醉漢。那時候我經常加班到零點,回家路上看到全北京的漂亮女人似乎在這個時辰齊聚簋街,身材婀娜,秀色可餐,南北佳麗,似選美場。

              這又是簋街招引顧客的重要理由——食色性也。

              640 (3).jpg

              十年后

              其實每年我都會路過簋街,雖然早已不在北京工作生活,然舊情難忘,舊地重游時就會觀察仔細。其間偶有在簋街就餐,那幾年感覺簋街越來越規整了,食客更文明了,燈光愈亮了,拉客郎更多和更賣力了,停車位也并不十分擁擠了……總之,簋街在改變,究竟會往哪個地方變?當時我只關注空間和燈光,對商業并不在意,對文化的潛在情感轉移也不甚了解。

              直到前幾天——

              為了考察北京商業空間,我從三里屯太古里坐車前來。這時是晚上九點鐘,十年前正是食客云集的開始。我下了公交車,站在寒風里,直接愣怔。

              我曾經十年前經常去吃飯的一家帶著小牌樓的“道味子院”已經關閉,黑燈瞎火,牌坊猶如鬼影幢幢。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它的鄰居,一家售賣饞嘴蛙和小龍蝦的門店,招牌亮度極高,但是室內空無一人。又往前走,偶有拉客郎招呼我,并不殷勤,店內三兩顧客實在是沒有叫囂的底氣。一直快走到北新橋見到“胡大飯館”門前搭著帳篷,里面有等待的客人,才感覺簋街有了一些人間煙火氣。

              一條街上只有“胡大飯館”和“花家怡園”前還算有正常的就餐人數,但也比十年前相差甚遠?;蛘哒f整條街只有“胡大”的分店里還有人氣,其余都是“門前冷落鞍馬稀”,不知老大嫁作何人婦。

              有人說,是疫情三年城市封閉造成簋街生意一落千丈。也有人說是因為北京城餐飲消費渠道的轉移,比如現在流行高端聚餐去會所,大眾聚餐去商業綜合體,窮人聚餐在自己家里……還有人說簋街的食價越來越高,早已失去平民屬性。我想也是,那些年我經常約朋友來吃石鍋魚或者麻辣燙,三四個人也就兩三百元。但是北京今天的餐飲除了“香河肉餅”,哪里還有便宜去處呢?“便宜坊”的鴨子都賣198元一只了。

              還有人說是地運變了,人們對于沒有革新以及沒有新內容的舊式消費空間沒了興趣。大家賣的貨品彼此相似,很難在口味和場景中創新。他們舉例說合生匯的“21區BLOCK”融合了南北風味,有潮汕小吃,有海鮮火鍋,有水果沙拉,有現熬雞湯,有果茶,有點心,有燒烤……應有盡有。而且有人情關愛,有故事敘事和內容迭代。豐富、潮流、便捷、舒適,那里才是年輕人愛去的地方。

              百年簋街,十年老了。前幾日聽說深圳文和友已經關門大吉,令我心生感慨。2021年開業的時候,一日排隊拿號者五萬人。文和友以打造舊時城市街景為主題訴求,以本地化小吃為主要消費架構,至今仍然是長沙的文旅飲食潮牌。只是它水土不服,在深圳要重建羅湖東門老街80年代面貌。雖然引進的多是廣東風味小吃,但時機欠佳,可謂時也命也。在羅湖商業都要向萬象城、壹方城學習的當下,回歸到年輕人看不懂的舊商業場景,且物價昂貴,令年輕人失去必然前來消費的理由。很多人去文和友只為了拍照發朋友圈,餐飲空間也就失去了存在的價值。

              深圳文和友給出的解釋是因為洪澇影響而產生的供電系統故障,其實這個理由也可以用在簋街,自然災害和不可抗力,永遠都是失敗最好的借口。

              image.png

              image.png


              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阿拉丁照明網”的所有作品,版權均屬于阿拉丁照明網,轉載請注明。
              凡注明為其它來源的信息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及對其真實性負責。若作者對轉載有任何異議,請聯絡本網站,我們將及時予以更正。
              日本成人有码尤物,亚洲欧美成人精品香蕉网,亚洲国产成人精品无码区密柚,成人乱人伦免费视频网